2008年7月15日起
瀏覽人次: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1.4.6 (Ubuntu)
世界民意研究合作計劃由馬里蘭大學之國際政策態度研究計劃(PIPA of UM)發起及統籌。
中文網站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負責,透過《港大民意網站》和《香港民意平台》連結到此。

奧巴馬急速升為最被信任的全球領導人 (WPO 英文版本)
2009年6月30日

普京和艾哈邁迪內賈德得到最低分數

各國簡要 (English pdf only)
調查問卷 / 研究方法 (English pdf only)

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撰寫之新聞公報 (中文版本 / 英文版本)

學院市,瑪利蘭 — 根據一個由世界民意研究計劃訪問20個國家的調查顯示,美國總統奧巴馬得到全球多個國家的信任 – 他所得到的信任比任何一個全球政治領袖都要高 。一年前,總統布殊曾經是全球最不被信任的領袖之一。

(白宮官方照片)

於全球而言,伊朗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和俄羅斯總理普京現時得到最負面的信心評價。平均而言,在所有受訪國中約一半受訪者對二人處理國際事務時會「做出正確決定」信心不大或完全沒有信心。只有三分之一或更少人對這兩位領袖有信心。

世界民意研究合作計劃訪問了19,224人,受訪國家代表了全球人口的六成二。這包括了大部分最大的國家-中國、印度、美國、印尼、尼日利亞、巴基斯坦和俄羅斯 – 同時亦有墨西哥、德國、英國、法國、波蘭、亞塞拜疆、烏克蘭、肯亞、埃及、土耳其、伊拉克、巴勒斯坦地區和南韓。訪問亦在香港、澳門及台灣進行。調查誤差為+/-3至4%之間。

世界民意研究合作計劃是一個涉及世界各地研究中心的合作性研究,由美國瑪利蘭大學Program on International Policy Attitudes (PIPA)負責管理和執行。訪問於2009年4月4日至6月12日進行。於這段時間,奧巴馬尚未在開羅(Cairo)發表演說,但己在安卡拉(Ankara)完成演說。

在19個受訪國當中(不包括美國),平均有61%的人對奧巴馬會在遇上國際事務時做出正確決定有很大或一些信心。31%人則說他們對此信心不大或完全沒有信心。在13個受訪國當中,有過半數群或不過半數的大多數群對奧巴馬有信心;5個國家的人民對奧巴馬沒有如此信心;一個國家出現意見分歧。大部分美國民眾 (70%)亦對奧巴馬在國際事務方面表示信任。

除奧巴馬外,沒有其他領袖得到各受訪國當中超過平均值40%的信任度。民眾對大部分領袖表示不信心多於信任。

「於這一刻,奧巴馬在全球人民的眼中佔有一個獨特的地位。」世界民意研究計劃的Stephen J. Weber根據自己的觀察說。「他的溝通技巧和他所代表的改變成功替他開啟了吸引世界各地的人之門。」

伊朗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在20個受訪國當中,只得到平均28%的信任度,而49%受訪者對這位伊朗總統沒有信心。14個國家立場負面,為首的是美國(84%)、德國(81%)、法國(79%)和南韓(67%)。6個國家對艾哈邁迪內賈德有信心,帶頭的是兩個伊斯蘭教為主國家︰巴基斯坦(75%)和巴勒斯坦地區(57%)。但其他伊斯蘭教為主國家對艾哈邁迪內賈德表示不信任,包括伊拉克(56%)、亞塞拜疆(59%)、埃及(57%)和土耳其(48%)。印度人對艾哈邁迪內賈德亦傾向正面(42% 對比30%)。

俄羅斯總理普京得到5個國家的信任(是所有被問及的領袖當中最低的),但他在14個國家得到很少的信任。平均而言,在不包括俄羅斯的19個國家當中,34%的民眾信任普京而50%民眾對他不信任。批評普京的包括法國(78%信心不大)、波蘭(76%)、德國(72%)和美國(69%)和所有受訪的中東國家。

但是,普京確實得到全球當中的兩個最大國家 – 中國(64%)和印度(65%)的信任。縱使傾向西方的現任總統尤先科與克里姆林宮的關係緊張,烏克蘭的民眾仍對普京有信心(57%)。值得注意的是,相比起奧巴馬,有更多烏克蘭人信任普京(35%)。很大部分的俄羅斯人對自己的總理有信心(82%)。

全球民眾對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信任度有不同意見。在大部分西方國家 – 包括歐洲、美國和墨西哥 – 國家主席胡錦濤得到低信任度。中東國家包括土耳其、巴勒斯坦地區和伊拉克都同時給予低分數。但在亞洲,大部分國家的民眾對這位中國領導人有信心,例如巴基斯坦(80%)、印度(50%)和南韓(51%表示信任,只是僅多於47%的不信任)。總括而言,7個國家對國家主席胡錦濤有信心,10個國家對他不信任,而2個國家則出現意見分歧。以全球受訪國平均而言,不包括中國,32%對國家主席胡錦濤有信心而44%不信任他。

在台灣(60%)、香港(94%)和澳門(92%)分別進行的調查發現,三個地方的很大部分民眾表示信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他自己所管轄的地方,國家主席胡錦濤似乎能夠十分有效地運用軟實力。」Stephen Weber說。

在這調查內被問及的國家領導人當中,德國總理默克爾得到排行第二高的信任度 – 平均而言40%的人對她有信心,而38%不信任她。9個國家給予正面評分,8個對她信心不大,2個國家出現意見分歧。大部分亞洲、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歐洲國家對默克爾予以信任,但大部分伊斯蘭教為主國家持相反意見。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得到第二高的信任度,排在奧巴馬之後。平均而言,人們對他的評價傾向正面(40% 對比 35%),並有11個國家對他予以信任。7個國家不信任潘基文而兩個國家出現意見分歧。亞洲和非洲對潘基文的評價尤其正面。只有美國和一些中東國家(埃及、巴勒斯坦地區和土耳其)有大多數群表示對潘基文信心不大。

法國總統薩爾科齊比起他的歐洲夥伴得到較低的信任度,但他於這年獲得的信任卻有著最大進步 – 以14個可作時間比較的國家計,民眾對他的信任度由2008年的30%信任度上升至2009年的34%。法國於2008的下半年度成為歐盟的主席。 這個機會或許有助薩爾科齊在美國、英國、烏克蘭、尼日利亞和印度提升信任度。即使如此,仍有頗大的45%被訪民眾對他不信任。

中國民眾在2009年對薩爾科齊的信任評價(23%)比起2008年(42%)明顯為低,而中國民眾對其他西方領導人的信任評價並沒有相似的下跌。看來,於2008年4月在奧運火炬傳遞期間於法國發生的示威、法國對西藏的政策以及薩爾科齊威脅要杯葛北京奧運這些事件,令中國民眾對他的好感大跌。

英國首相白高敦所得的分數與德國總理默克爾相近,但整體分數比她稍低。 他從全球所得到的評價為36%正面,45%負面,8個國家對他表示信任。10個國家對他不信任,當中為除亞塞拜疆外的所有伊斯蘭教為主國家、法國、波蘭、俄羅斯和墨西哥。

研究過於2008及2009年均被訪問的國家之意見走勢後,調查發現大部分領導人的全球平均得分只有很少轉變。新任的美國總統得到與前任總統截然不同的評價。法國總統薩爾科齊於2009年得到的信任評價較2008年高出平均四個百分點,但同時中國民眾對他的評價向反方向走。沒有其他領導人的全球平均評價有多於一個百分點的改變。

調查娙費由Rockfeller Brothers Fund 及 Calvert Foundation 提供。


對個別的全球領導人之詳細分析

美國總統奧巴馬

美國總統奧巴馬於全球各國得到最大的信任度,以大比數拋離其他領導人。在受訪國當中,平均有61%的民眾對奧巴馬在面對國際事務時會做出正確決定表示信任。而31%受訪者則說信心不大。沒有其他於2009或2008年被評價的領導人得到這程度的公眾信任。

奧巴馬於是次調查前約四個月,即2009年1月就任。他那被全球傳媒廣泛報導的總統競選活動,被視為推翻了前總統喬治布殊很多不受歡迎的政策。在他任期的頭幾個月,奧巴馬出訪歐洲和土耳其,於歡呼聲之中亮相及演說。

13個受訪國的大多數群或不過半數的大多數群,加上美國,對奧巴馬表示信任。這包括所有歐洲國家,兩個非洲國家和大多數亞洲國家。70%的美國人表示信任奧巴馬。

大部分伊斯蘭教為主國家的民眾對奧巴馬表示不信任,當中包括巴勒斯坦地區(67%)、巴基斯坦(62%)、埃及(60%)和伊拉克(57%)的大多數群。土耳其出現意見分歧。很明顯,奧巴馬要獲得伊斯蘭教為主國家的支持仍然存有挑戰。大多數的俄羅斯人(55%)亦對他欠缺信心。

奧巴馬的評分比總統布殊在2008年所得的評分要高得多︰法國(+77個百分點)、英國(+75 點)、南韓(+58 點)、墨西哥(+45 點)、土耳其 (+38 點)、印度 (+35 點)、埃及 (+31 點)和巴勒斯坦地區(+30 點)。每個於2008和2009年均受訪的國家都給予奧巴馬比布殊高的分數 — 平均為37點。

民眾對美國領導人顯著提升信任程度。不論是曾經因為布殊政府的政策和態度而感到疏離的傳統盟友,如英國、法國和南韓,還是美國整體評價依然頗低的地方如中東國家都出現這情況。即使是在有著大多數群對奧巴馬不表示信任的國家,民眾對新總統的信任亦算是有所提升,如土耳其(由 7%上升至45%)和俄羅斯(由14%上升至23%)。

於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兩個國家 – 位於亞洲的中國和印度 – 均有大多數群對奧巴馬表示信任,分別為55%和80%。布殊總統於2008年在這兩個國家只得到不過半數的大多數群投予信任票。

奧巴馬於肯亞(95%信任)和尼日利亞(85%)的得分特別高,以及在印尼的信任度比布殊時期上升26點也許都不太令人驚訝。毫無疑問,他的個人故事對這些國家有著獨特的吸引力。

即使奧巴馬在調查時的就任時間只有四個月,全球民眾似乎對他感到熟悉。相比起其他全球領導人,很少人不能或不願意對奧巴馬給予評分(8%不知道/視情況而定),而問及其他全球領導人時沒有評分的情況為16至24百分點。


伊朗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

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的形象主要為負面。以全球計,平均只有28%的民眾對他有信心 – 是所有接受全球評分的領導人得分最低的。49%受訪者指他們對伊朗總統信心不大。於20個國家之中,14個對他的評分主要為負面。所有的調查均在6月12日的伊朗總統大選前進行。

西歐和東歐均給予艾哈邁迪內賈德低信任評價,包括德國(81%)、法國(79%)、英國(69%)、波蘭(64%)的很大多數群。 而俄羅斯(38%比14%有信心)和烏克蘭 (24%比9%有信心)的負面評價則較為溫和。歐洲對此的評價與2008年的結果只有很小差別。美國很大多數人(84%)和不過半數的大多數墨西哥人(49%,有9%表示信任)指他們不信任艾哈邁迪內賈德。

對艾哈邁迪內賈德的正面評價大部分來自伊斯蘭國家 – 包括巴基斯坦(75%)、巴勒斯坦地區(57%)、印尼(29%比19% 信心不大)和尼日利亞(50%,當地約一半的人口為伊斯蘭教徒)。但在某些地方他得到低評分,包括土耳其(33%)、埃及(39%)和亞塞拜疆(27%)。

艾哈邁迪內賈德在印度和中國亦得到較正面評分。在印度,不過半數的大多數群(42%)對他表示信任,而30%表示不信任。在中國,對他表示信任的民眾(29%)較表示不信任的(20%)為多。比起大部分西歐國家和美國,印度和中國均和伊朗有著較好的關係和更強的商業關係。


俄羅斯總理普京

現時的俄羅斯總理普京在自己的國家非常受歡迎(82%的俄羅斯人對他有信心)。但他在海外所得的評價經常都是負面的。平均而言,除俄羅斯以外的19個受訪國當中,34%人對普京有信心。足足有50%的民眾對他沒有信心,是所有全球領袖當中最負面的。14個國家對他沒有信心,而5個對他有信心。

歐洲民眾對普京表示信心不大,包括英國(62%)、德國(72%)、法國(78%)和波蘭(76%)的大多數群。相似地,美國有大多數群(69%)對俄羅斯的領導人欠缺信心。在墨西哥,頗大的不過半數大多數群(46% 比起 21%)對普京的信心不大。

烏克蘭是一個有趣的個案。烏克蘭現任總統尤先科傾向西方,與克里姆林宮和普京的關係緊張。但大多數的烏克蘭人(57%)對普京有信心。 這表示較多的烏克蘭人對俄羅斯領導人有信心,信任度更高於奧巴馬 (35%)或任何在這調查中的歐洲領導人。

總理普京在全球兩個最大國家的得分頗高。於印度(65%)和中國(64%)有明顯的大多數群對他有信心。在中國,民眾對普京的信任度更高於奧巴馬(64%比 55%),縱使印度給予美國總統更大信任(80%比65%)。

在中東,所有受訪國的大部分民眾都對普京信心不大︰亞塞拜疆有53%民眾表示信心不大,埃及則是58%,巴勒斯坦地區為63%, 伊拉克為48%,土耳其為 63%。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

於8位被評價的全球領導人當中,國家主席胡錦濤排行第六,平均有32%民眾對他有信心,44%沒有信心。7個國家給予中國國家主席主要為正面的評價,10個則給他主要為負面的評價,兩個國家出現意見分歧。全球民眾對國家主席胡錦濤的意見有著明顯的模式。

沒有歐洲國家給予國家主席胡錦濤主要為正面的評分,大部分更明顯為負面評分︰德國(72%)、法國(72%)、波蘭(60%)、英國(51% 負面),而俄羅斯民眾則是稍為負面 (31 %信心不大,25 %有信心),而烏克蘭出現意見分歧。於美國很大部分人(70%)對中國領導人欠缺信心,而在墨西哥明顯的不過半數大多數群(48%)亦欠缺信心。

在其他地方,評價即時有所改變。在非洲,尼日利亞和肯亞均對國家主席胡錦濤有信心(分別為63%和59%)。在中東地區有著不同意見。不過半數的大多數埃及(50%)和亞塞拜疆人(37%)對中國領導人表示有信心。但在巴勒斯坦地區(57%負面)、伊拉克(46% 負面)和土耳其(56%負面)民眾主要意見為沒有信心。

在亞洲,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得分相當高。胡錦濤自己的國家對他會在國際事務上做出正確決定的信心極高(94%)。在是次調查中,沒有其他國家的民眾對自己的領導人有著如此大的信任。對國家主席胡錦濤主要為信任的國家為巴基斯坦 (80%)、印度(50%)和南韓(當地有著51%信任, 47%不信任的極小差距)。大部分印尼人不能給予國家主席胡錦濤信任評分,而有給評分的,他們分別有24%信任和22%不信任票。

訪問亦在香港、澳門為台灣進行。在每個地方,很大部分人對國家主席胡錦濤表示有信心。台灣為60%、香港為94%、澳門為92%。對這些地區而言,國家主席胡錦濤似乎是一個十分可靠的人物。

德國總理默克爾

德國總理默克爾於2009年第一次出現在調查中。結果顯示,她得到其他國家較高的信任度。於國家領導人當中,她擁有繼奧巴馬後最高的支持度。9個國家對她評分正面,8個的評分負面,兩個國家出現意見分歧。 平均有40%的民眾,不包括德國,對她有信心,而38%則持相反意見。

在歐洲,很大部分人對她有著正面評價,包括法國(79%)和英國(66%),烏克蘭則有著不過半數的大多數群給予正面評分(36% 相比 19%)。俄羅斯人出現意見分歧,有很多人沒給予意見。而波蘭人傾向給予負面評分(35% 相比 50%)。

有趣的是,美國人出現意見分歧,而墨西哥人傾向評分負面(28% 相比 34%)。

於亞洲,大部分國家的正面評分較負面多,包括南韓(55%)、印度(47%)和中國(35% 相比 19%)。印尼(16% 相比 24%)和巴基斯坦(32% 相比 38%)則傾向負面。

中東國家的民眾對默克爾的信任度最低,於這些地方很大數目的民眾對她表示不信任︰ 巴勒斯坦地區(79%)、埃及(75%)、土耳其(64%)和伊拉克(50%)。只有亞塞拜疆有大多數群(62%)給予正面評分。

非洲肯亞(54%)和尼日利亞(45%)均對總理默克爾有信心。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

一般而言,聯合國秘書長比起其他身為國家領導人的全球領袖會得到較好的評價。平均而言20個國家對他的評價是正面的(40% 相比 35%)。11個國家對他有信心,7個對他不信任,兩個國家出現意見分歧。他在是次調查的所有領袖中排行第二,在奧巴馬之下,但稍高於德國總理默克爾。

非洲和亞洲對潘基文的評價尤其正面 – 幾乎所有亞洲國家都給予正面評分,帶頭的是南韓(90%)。印尼則屬於例外︰出現意見分歧。肯亞(70%)和尼日利亞(69%)的大多數群對潘基文有信心。

受訪的西歐國家對聯合國秘書長有信心,包括英國、德國和法國。但波蘭和俄羅斯並非如此,而烏克蘭出現意見分歧。大部分美國人(57%)對潘基文信心不大,而墨西哥傾向對他有信心(38% 相比 33%)。













英國首相白高敦

英國首相白高敦所得的分數與德國總理默克爾相近,但整體分數比她稍低。 他從全球所得到的評價為38%正面,41%負面。8個國家對他表示信任,10個國家對他不信任,一個國家出現意見分歧。

除亞塞拜疆外,所有伊斯蘭教為主國家都對白高敦沒有信心。另外,法國(46%)、波蘭(46%)、俄羅斯(43%)和墨西哥(37%)普遍對白高敦欠信心。

白高敦在非洲的肯亞和尼日利亞確實得到正面評價。一些亞洲國家對他的評價亦主要為正面,包括南韓(58%)、印度 (57%)和中國(42%)。但是,不過半數的大多數巴基斯坦人(45%)和印尼人(32%)對他沒有信心。

明顯部分的美國民眾(64%)對首相白高敦有信心。














法國總統薩爾科齊

在所有於2008和2009年被包括的領導人當中,法國總統薩爾科齊的信任評分有著最大的升幅。以14個可作時間比較的國家計,民眾對他的信任度由2008年的30%信任度上升至2009年的34%。於2008年下半年擔任歐盟的主席和薩爾科齊的行動可能令某些人對他更有信心。他的信任評分於印度(35%上升至 58%)、烏克蘭(18%上升至34%)、英國(35%上升至 44%)和美國(38%上升至 46%)上升了。

但是,即使有著這些增長,薩爾科齊的排名依然比其他歐洲領導人為低。平均而言,在2009年受訪的19個國家當中(不包括法國),36%人對他有信心,45%人對他沒有信心。 6個國家傾向正面,10個國家傾向負面,3個國家出現意見分歧。

於受訪的所有中東國家,薩爾科齊自大部分民眾手上得到低的信任評分。他與俄羅斯總理普京是唯一在此地區有此評分的全球領導人。

在歐洲,德國人對薩爾科齊有信心(50% 對比 43%),但英國和俄羅斯出現意見分歧。波蘭給予負面評分(49% 對比 34%)而烏克蘭給予正面評分(34% 對比 22%)。總括而言,薩爾科齊在他自己區域的表現似乎較弱。美國人出現意見分歧,但他們對法國總統的評分已有改善。

大部分的肯亞和尼日利亞人都對薩爾科齊有信心。印度人(58%)和南韓人(50%)也對他有信心。但是,巴基斯坦人(42%)和印尼人(28%)主要給予負面意見。

然而,中國民眾的意見有著說明作用。於2009年,只有23%的人對薩爾科齊有信心(41% 信心不大),對法國總統的信任度由2008年的42%下跌了19點。 在中國,沒有其他西方領導人有著相似程序的信任跌幅。幾件事或許造成了這個改變︰在奧運火炬傳遞期間於法國發生的示威、法國對西藏的政策、薩爾科齊威脅要杯葛北京奧運以及他和達賴喇嘛於2008年12月的會面。